大道寺

Yuri on ice❄️
维勇是精神支柱 不逆不拆💍
偶尔奥尤 🐻🐯
坑底不爬👌🏻
王者荣耀cp多杂食 固定有狄芳 信白 邦良 策约🖤
Weibo:國服最浪小喬

【狄芳】如何对叛逆期少年进行正确教育

长安城的日常。

因为设定是叛逆期的元芳,所以会和平时的元芳说话语气不一样呢。(笑)

ooc我的。

一勺糖。

如同雷同,纯属巧合。而且这样的话我们也挺有缘的,要不要一起坐下来喝杯茶。

以下正文。
——————————————
1.

春天已过,夏天正悄然来袭。今日长安城和以往没什么区别,依旧和睦。


狄府也是如此。


在不大的书房里,写字台上堆满了已经积成小山的文案,高度足以把坐在红木椅的英俊男人遮住。

只见狄仁杰手中拿着墨笔,认真地对那些大大小小的文件进行批改,几个小时了,从未停歇。

窗外的梧桐树被风吹过,发出了沙沙声,知了也很有节奏的唱起了歌。


啊,夏天快到了呢。


许久,把最后一单文案签上了自己的大名,狄仁杰放下了手中的笔,看着窗外伸了个懒腰。

可算是把今天的工作做完了。


早已过了正午,但却因为一直待在书房也没有吃上饭,狄仁杰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元芳…应该留了很多好吃的菜给我吧。

想到自家小耗子那副一边嫌弃自己是工作狂,一边却担心自己营养不够,而做了一堆自己喜爱的菜的模样,狄仁杰心情变得极好,嘴角也不禁微微上翘。

于是,便快步来到厨房。本以为会是一桌精美的菜摆在他的面前,结果,桌上却是什么都没有。

…………


狄仁杰一脸问号。

虽然很少会发生这种事,但想必李元芳应该是忘了留饭给自己。

既然连这种事都忘了,是想饿死我吗……

带着少许不悦,从未下过厨的狄仁杰只能在府里等待李元芳回来。


不料这一等,便是到了傍晚。


只见元芳带着一身酒气,醉醺醺地拍打着狄府的大门。

本来饿得快要不行的狄仁杰,看到醉成一滩烂泥的李元芳,顿时胸中燃烧了一股火。

“你??不留饭给我就算了,还学会喝酒了?说,是不是又是那个李太白带你去的?!”

本想一把抱住快要站不稳的小耗子,不料却被狠狠地推了一把。

李元芳本是醉得勉强才能撑住身体,这一用力,直接把自己摔倒在地上。

狄仁杰被李元芳这一系列的操作彻底整蒙,随后对方在口中说出的话更让他觉得不可理喻。

只见小耗子的耳朵动了动,抬起了头,因为醉酒显得有点神智不清,红着脸不屑地指着狄仁杰,说道,

“哈?!狄大人难道是傻子吗?一定要等别人回家,自己不会煮饭吗?还要麻烦我,知不知道我很累的啊?!”

说完,还打了个酒嗝,随后便直接趴在地上睡着了。

过程不用十秒吧。

狄仁杰看着在地上,已经进入梦想的李元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本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偷跑去喝酒的未成年,但无奈只好摸了摸他的头,把他公主抱抱回了房间。

帮小耗子擦完身体,换上干净的睡衣,狄仁杰坐在床边温柔地抚摸着对方的脸。


但今天元芳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回想起今天李元芳对他的说话语气和态度,狄仁杰不禁皱起了眉头。

虽然他们已经交往两年,但李元芳从未有过这样子和自己说过话。

即使偶尔会故意和他对着干,但在对方眼里只是情侣间的小情调罢了。

可今天却突然这样挖苦自己,明显就是故意的吧,让狄仁杰有点不明所以。

而且还说什么这样子会让他自己很累,难道是在心里藏了很久的不满终于发泄出来了吗…

想到这里,狄仁杰失落的叹了口气,看着李元芳那稚嫩的睡颜,便强迫自己不要去多想,于是掀开被子,在床的另一边睡去。

2.

于是第二天早上就被狠狠地踹了下床。

狄仁杰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摸着刚刚现着地的头,一脸委屈地看着那只背对着他换衣服的小耗子。

“元芳…你睡得好好的,干嘛踢我…”

听到自己对象这带有一丝抱怨语气的话,李元芳不爽地哼了一声,把脖子上的红围巾往身后一甩,说道,

“趁我喝醉就跑来对我动手动脚,狄大人还好意思叫委屈吗?”

说罢,便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不是…元芳你听我解释啊!还有你早早的出门是要去哪里啊?!”


我哪里有动手动脚了啊?!而且我们之前也是一起睡的啊?!就算动手动脚了,那我们以前动的还不够多吗?!


狄仁杰连忙着急地想拉住连去哪里都没和自己汇报的李元芳,不料对方却比自己快了一步,“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留下自己那一脸失落的对象。



“哦~这么说来元芳也的确很反常呢。”

周瑜府上,小乔妹妹笑着把刚泡好的茶倒入狄仁杰的杯里。只见对方把手靠在茶桌上,扶着额一脸深沉。

“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这样…明明之前那么乖,现在却变得…我昨天还在想他是不是对我厌倦了……”

说罢,狄仁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叹了一口气。

看着狄仁杰一副丧到极点的模样,小乔也不知道安慰什么好,只好把泡好的茶端给对方,示意他冷静一下。

“唔…我倒是认为以元芳对狄先生的感情,是不可能厌倦的呢。”

小乔回想以往和李元芳互相聊起自家对象时的情景,回答道。

“因为元芳次次提起先生你都会特别开心,我想他肯定很喜欢你吧。”

停顿了一会儿,小乔继续说,

“不过我认为,元芳这么反常,应该和一件事有关呢。”

当小乔说起李元芳提到自己的反应既然是这样时,狄仁杰不禁嘴角微翘,但却马上又提醒自己现在不是该得瑟的时候,而是要解决好自己和李元芳之间的矛盾。

于是,便问,

“那敢问小乔妹妹认为是什么事情呢?”

狄仁杰抿了一口茶,慎重地望着小乔。

“狄先生,请问现在元芳年龄…?”

“嗯…十五岁了。”

听到答复,小乔便一脸了然,随后又给狄仁杰倒上一杯茶。

“那我想应该就是到了青春叛逆期了吧。”

小乔笑眯眯地说道。


3.

经过小乔的一番指导——应该如何对正在处于叛逆期的青少年进行正确的教育,狄仁杰回到狄府。

已到傍晚,李元芳也依旧是没有回家。

狄仁杰真的是幸庆自己已经在小乔那里吃过晚饭,不然又得饿上一晚的肚子了。

坐在院子里的懒人椅,一摇一晃地打开旁边桌子上的茶具,放入一点儿普洱,浸上热水,待茶香四溢,才倒入杯中。

一边在脑内组织着自己身为对方的对象,同时又是对方的监护人,应如何对他进行正确的思想教育,一边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直到狄府大门打开,狄仁杰才从自己的思想中回过神来。

只见小耗子左手拿着糖葫芦,右手拿着麦芽糖,狄仁杰想最近是不是给这个小密探的任务太少,以至于他天天出去玩乐到那么晚才回家。

李元芳也看着悠闲地靠在懒人椅上的狄仁杰,心想武帝最近是不是给这个混蛋的文案不够多,以至于他既然还有这个闲心在院子里喝茶。


“狄大人吃了饭了吗?”

李元芳把麦芽糖放在一旁的茶桌上,看都没看狄仁杰一眼,问道。

“嗯……吃过是吃过了了,是在…”

听到这冷淡的语气,明显与以往那个一回到家就一头栽在自己怀里的李元芳不一样。一时没适应过来的狄仁杰有点儿沉不住气,脸色微怒。但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一瞬间,又变成了一副笑着的面孔。

“方才李白来到府上,邀我一齐去青楼喝点儿小酒,元芳近些日子都较晚回来,我又刚好肚子有点饿,想到青楼可以吃顿饱饭,又有漂亮女子陪同说笑,于是就随着李白去了。”

看着狄仁杰平静地拿起茶杯,一脸笑意地抿了一口茶。

李元芳却因为听了这些话,气得脸色发白。


身为有家室的人,既然去了这种地方,都不会觉得惭愧吗?


只见李元芳颤抖着,因为低着头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不言。

而表面上平静的狄仁杰其实心里早已荒如狗,于是悄悄地擦了一把冷汗。

和对象撒谎不说,谎言还是因为自己突如其来的恶趣味——为了想看自家对象听到这些话反应,才临时编出来的。

太恶劣了,但是好爽。

狄仁杰心想。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沉默许久,李元芳才有点儿动作。

只见他一个快步向前,一把打掉了狄仁杰手中的茶杯,落在地上发出了陶瓷破碎的声音。

“可恶啊…狄仁杰你个混蛋!!青楼女子有那么讨你喜欢吗?!”

不料,小耗子既然委屈地大哭起来。

豆大的泪珠不受控制的不断滚落到地上,使得李元芳使劲地用自己的小手胡乱地想把它们擦掉。


毕竟在狄大人的面前哭了,真是太丢人了。


狄仁杰看着这场面,也是慌了手脚。

李元芳本性倔强坚强,除了在床上因为忍不住快感而留下的生理泪水外,狄仁杰唯一一次见他流泪便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那天。

当时身为被世人唾弃的魔种李元芳,小小只的萎缩在长安城某条小巷的角落,即使正在被一些没教养小孩儿进行拳打脚踢,他也只是咬咬牙任他们随便去算了。

直到经过的狄仁杰看到这一幕,便把那些小孩们支开,抱起浑身是伤的他,问道,

“小耗子,你叫什么名字?”

脸上带着些许笑意,温柔地神情让李元芳的心跳都漏了一拍,许久,他才开口。

“我叫李元芳。”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我不是耗子。”

听完这话,狄仁杰脸上的笑意又浓了几分,只见这人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道,

“好的,元芳,那我们回家吧。”

闻言,李元芳先是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明白狄仁杰在说什么。

既然被人接纳了。

那一瞬间,仿佛以往经历的无数委屈和倔强,都在他的心里藏不住了,泪水喷涌而出。


所以说,自己既然把元芳惹哭了,这该是有多严重。

回忆起以往的事,再看看现在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耗子,狄仁杰也是着急的不得了。

赶紧拿出手帕,想替对方擦擦那些根本停不下来的泪水和鼻涕,却被一巴掌打开。

“元…元芳你听我解释啊…”

无奈之下狄仁杰只好猛地把李元芳抱住,使出浑身的力气来确保对方不会从自己怀里挣脱出来,随后用手使劲的搓着李元芳的头,以表安慰。

“对不起对不起,元芳我错了…不要哭了好不好…刚刚都是骗你的啦,乖。”

随后,狄仁杰拍了拍李元芳的背,唉了一声。

毕竟自己作的死,没想到那么轻易就翻车了。

狄仁杰想。

李元芳闻言这番话,努力地止住了自己抽泣的声音,吸了吸鼻子,泪眼汪汪地大眼睛委屈地望向那个比他高出不知几个头的狄仁杰,问道,

“什么……?骗我的?”

面对着李元芳的疑问,狄仁杰慎重地思考了一会儿该如何和对方说清楚,于是,过了几秒才开口说道,

“是,李白没找过我,我也更加没有去青楼,我只是去周瑜府上向乔夫人询问了些有关你的事,就这样。”

随后,狄仁杰把扯着自己衣服下摆地李元芳抱起,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李元芳的脸,眼神很是温柔。

“还不是因为你最近怪怪的,不给我煮饭,还对我那么冷淡,处处都跟我作对,于是…我就去请教下乔夫人,他便和我说你应该是叛逆期…”

随后,狄仁杰又玩弄起怀里人的头发。

李元芳听完这番话,心里则很是惭愧。

虽说他承认自己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想和狄仁杰对着干,但没想到,这些举动全都被对方记在心里,还让对方如此困扰。

越想越觉得自己太过于无理取闹,于是一脸自责地往自家对象的怀里靠了靠,说,

“对不起狄大人,我没想到这些举动会让你那么不开心…”

说完,便下意识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狄仁杰看着怀里的小耗子一副可爱模样,强烈忍着自己想要立马犯罪的冲动。


但是,调戏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想到这里,狄仁杰嘴角微微上翘,于是,便把怀中的小耗子再次抱起,让他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与自己面对面。

“那…你…打算怎么补偿我呢…?”

与狄仁杰充满戏谑的目光对上,风情万种。
李元芳也当然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脸上不禁一红。

“可是狄大人,现在是在院子里…”

“没关系,反正今天武帝也不会过来探访。”


…………


像是在决定什么重要的事,犹豫许久,终究还是抱上狄仁杰的脖子,对着狄仁杰的嘴唇亲上一口。

李元芳本以为场面可以控制的住,不料对方却开始反客为主,伸出舌头与自己开始缠绵起来,许久才带着一丝银白的线从唇上离开。

狄仁杰双手附上小耗子那纤细的腰,把头埋在对方的肩上,笑着说道,

“子实,怀英只衷心于你,所以不要再被什么去青楼的谎话给骗到了。”

真的是蠢。


李元芳望着那个在他身上东蹭蹭西蹭蹭的男人,心想着明明审案的时候如此严肃正义,私底下却是这副模样,不禁偷笑。

这样的狄大人,只属于我呢。

“好啦,知道啦。”

李元芳嘴上挂着一丝微笑,回答。


带着微热气息的风吹过,院子里的梧桐树发出了一阵沙沙声。

看来,夏天要到了呢。


4.

之后的之后,狄仁杰也没有继续听小乔的,要对李元芳进行“正确的教育”。

因为他认为,和他对着干的小耗子,其实也很可爱呢。

狄仁杰看着那个刚刚还在床上与自己欢爱,现在却睡得死死的李元芳,心想。


“那,晚安。”


随后,只见他笑着亲了一口那个熟睡的小孩儿,吹灭了油灯。

——————————————

下一次写狄芳就打算写青春期的安全教育了呢 开车文 内容我都想好了ˊ_>ˋ

【信白.车】尾巴是天美给李白的终极bug


设定:白龙X千年狐

ooc我的。

真的是一台很破的车,文笔极烂。

注意避雷,有轻微云亮(就一点)

如同雷同,纯属巧合。而且这样的话我们也挺有缘的,要不要一起坐下来喝杯茶。


以下正文。

——————————————
1.

天美在制作千年狐这个皮肤时不小心留下了一个bug。

其实这个bug也无伤大雅,就是尾巴被人触碰了会特别敏感而已。

但是,自从李白换上了这套皮肤后,就时常隔三差五的来天美的办公室投诉,一直嚷嚷着让他们必须给他把这个bug修复,不然就直接拆了公司。


制作皮肤的策划很是不解。


因为这个bug根本对实战没什么影响。既不会削弱攻击,也没什么奇怪的作用。

那么这样的话,到底是什么才让李白如此执着一定要他们修复bug呢?

如果说有人想动他尾巴,也是不可能的啊。谁会那么无聊去摸别人的尾巴呢。

虽说是不解,但这李太白天天来公司瞎闹腾,已经影响了员工们的正常工作。

于是,在某白的长期骚扰下,策划终于答应了马上修复他尾巴上的bug,让他快去打排位,别再来烦人了。

李白得到了的满意答复,也屁颠屁颠地离开了。


…………


看着李白越走越远,确保他不会在回头后,策划转过他的电脑椅,开始在电脑上修改,


百里玄策在体验服上的bug。


…………


是的,策划根本没有把李白说的话放在心里去。



重点是那傻子还当真了。



2.

「王者峡谷里」

最近大家发现,李白的心情变得特别好。

可能是穿上了新皮肤,或许是因为某些私人的原因,总之他现在走路都哼着小曲儿,大摇大摆的。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既然把他新皮肤里的尾巴露出来了!!!


这是李白第二次露出尾巴。


第一次是刚买皮肤的第一天,当时的李白也是和现在没什么两样,摇着尾巴哼着小曲儿大摇大摆地走在王者峡谷中。

直到打排位时遇到对面的也是用新皮肤的白龙韩信。

记得当时韩信过来偷蓝,被李白发现后,他俩还搏斗了一会儿。可是再过了一会儿,和他们一起打实战的小乔妹妹发现自家的打野和对家的打野都不见了。

咦…刚刚两个人不是还在抢野吗?

小乔妹妹很是不解,但没有多想,继续吃她的兵线去了。

但从在那以后,李白就开始把他的尾巴悄咪咪地藏了起来。

看着李白脖子上的草莓印儿,大家不多问,心里自然也明白。



所以说,李白现在是在找日吗?!

花木兰看着甩着自己的尾巴在峡谷中游走的李白,一脸惊恐。



“李白哥哥,上次我们打排位的时候你怎么打着打着人都不见了呀?搞得我们都投降了…星星都掉了啦…”

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轻轻的扯了一下,李白低头看,发现小乔正一脸憋屈的望着自己。

“呃…不好意思啊乔妹,上次状态不是很好…打到一半拉肚子了,所以…对不起啦~”

说到上次的排位,李白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突然老脸一红,但是也只能随便说个谎来敷衍一下小乔。

好再小乔很是天真,心如白纸,也没有想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

起码在李白心里,乔妹妹是很单纯的。

“没关系啦,既然李白哥哥上次有特殊情况,那我们这次再打一局,把上次掉的星星都捡回来好不好呀?”

听完李白的话,小乔笑着吧,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没有把上次的事放在心里去。

“可以啊,那小乔妹妹现在就去找人来一起打排位吧~”

李白看小乔如此热情,再加上今天自己心情不错,趁这个机会去虐下菜鸟当作庆祝自己的尾巴bug修改回来,也是极好的,于是就答应了。




3.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敌军还有三秒到达战场。”

“全军出击——!!!!”

“大乔姐姐,就麻烦你和我一起走下路了。”

排位已经开始了。

李元芳带着大乔屁颠屁颠地去了下路,小乔正在前往中路,程咬金自己跑去了上单,李白也开始悄咪咪地蹲蓝。

没想到又匹配到了韩信这个垃圾啊……

李白躲在草丛,暗中观察着对面穿着白龙皮肤的韩信。


上次排位,李白就是因为被韩信抓住了自己的尾巴,所以不但被抢了蓝,还被这个死变态抓到草丛里大干一场,搞得自己不但段位掉了,菊花也疼了一个星期。

哼哼…这次他敢过来他就死定了,毕竟我李太白已经不是昔日的李太白了。我可是修复好bug的李太白好吗!

想到这里,李白就开始脑补韩信被他揍得生活不能自理的模样,于是就开心地摇起了尾巴,丝毫没有感受到他脑补中的主角已经站在他身后。

“哟,这小狐狸怎么站在草丛外蹲人啊,还那么开心,在想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呢。”

听到那带有戏谑的话语,李白猛得抬起了头。

毕竟这个声音对于他来说太过于熟悉了。

果然,第一眼看到得就是韩信那英俊但却欠扁的脸。

再然后,李白发现,因为他刚才一直沉浸于自己的幻想中,导致走出了草丛还浑然不知。

韩信看着发愣地李白,觉得很是可爱,于是走到李白旁边,用手摸着他的狐狸耳朵,开始调戏。

“还没反应过来吗?到底是在想什么事让我的太白那么失神呢?”

等李白回过神来,发现韩信已经搂上了他的腰,在他耳边呢喃。

“所以说,太白是在想上次排位时我们做过的事吗?如果太白想,今日再试一次也无妨…”

“我操你妈韩信你够了!!!!”

带有浓浓暧昧地话语使李白恼羞成怒,没等韩信说完,就给对方一拳头,但却被毫无压力的避开了。

这人怎么总在说这些三流的色情话,就一点也不害臊的吗?!

李白满脸通红地瞪着韩信。

“说那么多废话,还不是想反我的蓝???今日不把你打成残废我就不姓李!!!!!”

李白说完,便开始与韩信陷入了打斗之中。



啊…野区真的好热闹呢…不过想想对面是韩信大哥打野,那我就不去帮忙了吧。

在另一边安详的中路上,小乔妹妹望着自家野区,不由感叹,然后就继续去吃兵线了。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0341430230952


以上链接是车和下文。



——————————————

以下是本人的碎碎念。

第一次写信白,也第一次写信白h。

也很久没写h了,记得上一次写h还是在5年前。

虽然平常看了很多h,但是轮到自己写,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呢。(笑)

这篇短篇是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写完,熬通宵写的。

来来回回删改了3次左右吧,但还是觉得写的很烂。

有些地方感觉不知道该用什么文字去表达,所以想了挺久的。特别是h情节。

一直有在考虑发不发布这篇文章,想了想还是把它发出来了。

虽然有太多自己不满意的地方,但是还是把它记录下来的好。


总之先提前感谢看完我这篇文章的小可爱们,毕竟写的真的不是很好…

所以,鞠躬一下。

(对了话说直接把天美的名字打出来会不会被查水表啊,瑟瑟发抖…)